蜡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蜡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唐朝作坊里的小清新爱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08:14 阅读: 来源:蜡烛厂家

???

?中国古代的爱情传奇,花样繁多:或为刘阮遇仙型,长得不怎么帅的凡人,路遇仙女,人家仙女非要嫁给他;或者淳朴如牛郎董永,和仙女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或者是个有心人,自觉保护水质,结果小溪里的田螺姑娘跑出来给他做饭;还有见义勇为者,救了龙女,结果成了龙王的女婿。

? ??然而,越往后面,故事类型越集中,因为科举制度的普及,出路越来越窄,男主人公最后非得考个状元不足以交代。

? ??以上故事都多少有点与命运作战,坚持浪漫理想的艰难,而有一个故事,却在传奇、神秘、浪漫的同时,又风平浪静,全篇通过一个劳动细节来确定姻缘,我们一起来看看。

非一般的爱情之旅:

不以才华博美眉欢心

中国传统的爱情传奇,尤其是明清以来,随着科举考试中诗艺的深入人心,男方在追求女方时,往往会连篇累牍地吟诗、作文、对对子,通过文字才华来博取女方的欢心,像秦观追苏小妹,甚至男方所有的才华和魅力全部集中在对对联上。当然,男方光是能写对联还不行,各科成绩还要全面冒尖,闹到最后,不考一个状元是抱不回娇妻的。过去看《西厢记》,我们觉得张生考取状元后迎娶莺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如今想起来,真为张生捏一把冷汗—状元哪里是那么好考取的?

以上的故事模式,用多了就是一种俗套。追个美眉,能不能不要难度这么高?能不能小清新一点呢?难度不太高,但又小清新的故事模式还是有的,就发生在唐朝。我们先看看这个故事—

男主人公也是个读书人—秀才裴航,才学是有的,在隋唐时期考个秀才,比明清时期难度大得多。裴同学虽然不是发达人物,但颇有人脉。他在长安拜访了一位前任相国崔大人,这位大人就慷慨地送给他二十万元钱当旅游费。裴航于是打了一张豪华游轮的船票,南下去湘汉一带旅游。

在船上,裴航遇上“白富美”,此女“乃国色也”。他动心了,展开攻势,还是老一套,“为你写诗”。他发了一条清新小微信过去,是一首七绝,大意无非是美眉你是天仙你是鹤,你飞入青云我也要跟着去。通过丫鬟袅烟将诗递给心中的女神后,两人总算见了个面。但没想到,一见面,他就被泼了桶冷水:“裴先生,您的诗写得不错,很有才华,我看了很感动,觉得你蛮有前途。遗憾的是,我已经有老公了,我的名字叫崔夫人。”

正当裴航的心凉了半截的时候,崔夫人回赠给他一首诗,一首关系整个故事线索的诗:“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蓝桥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岖上玉清。”可惜,裴航虽然文学水平不低,却没看懂这首诗。

故事的开端,很有新意,它宣告了以诗词才华定终身的故事模式的破产,你或许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你或许满腹经纶、妙笔生花,但是好的禀赋才华碰上了错的地点和人物,饶是才高八斗也枉然。在多姿多彩的大唐,诗歌不是爱情路上的唯一神器。

从这一点看,这个故事不落俗套,当然,唐朝本来就是一个不落俗套的时代。

异样的追求手法:

用百天劳动确定一场传奇姻缘

裴航同学怀着惆怅的心情,到达了目的地。他登陆后,经过一个叫蓝桥驿的地方,既然叫做驿,应该是一个交通要道吧。他口渴求水,举头却只见道旁茅屋三四间,又矮又狭窄,“见茅屋三四间,低而复隘”,估计是贫民区吧。

茅屋前有个老婆婆,裴航于是上前求水,老婆婆叫唤:“云英,出来给客人倒水喝。”

到这里,崔夫人那首诗里的两个关键词:“蓝桥”、“云英”,都已经出现了。人家好莱坞是“魂断蓝桥”,这里唐朝裴航是“梦圆蓝桥”。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捧茶出来的姑娘云英又是个绝色美眉,把裴同学刚刚熄灭的爱情之火又点燃了。

爱情的春天,不在此处开花,就在彼处发芽。裴航觉得姑娘送来的水“真玉液也,但觉异香氤郁,透于户外”,连路上的灰尘都香了。

裴航同学于是展开了新的攻势,向云英求婚。

故事情节不赘述了,令人惊叹的是,这一回女方要求的不是写诗、对对联,也不要裴航同学去考状元,而是一个很奇葩也很朴素的要求:家里有一颗灵丹,要求捣碎成粉末,供老人服用。捣药工具也不平凡,是一把玉杵臼。捣药期间,没有工钱,不给任何补助。行不行,裴相公你好自为之。

这个追美眉的故事情节,可谓相当新颖。它不同于刘郎、阮郎那种浑浑噩噩也能被仙女爱上的模式,也没有来自门第观念的外来阻力,女方要求不是很高,不要求钓得金龟婿,只要求你在女方家里劳动一百天,能不能赢得芳心和女方家长的许可,不靠才华,也不靠春风得意的锦绣仕途,而是看你的劳动操作技巧和诚意。

仔细思量,这个模式很不俗。裴航果真放下身段,从一个秀才成为一名城市手工业者,为了爱情,低头在茅屋里捣药。

神话爱情的内核:

对唐朝城市小市民的赞美

这个小清新的爱情故事,情节虽然曲折,但并不艰辛,更无血泪和遗憾,裴航为了心中的女神,找到了捣药用的玉杵臼,然后老老实实地待在女方的茅屋里,当了一百天的作坊工人,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任务,最后当然赢得佳人归。

这个故事的外壳,包装了很多神话因素、传奇因素。例如吃了所捣的药,能够成仙—其实云英母女都是仙女来着;裴航晚间休息的时候,月亮里的玉兔也偷偷下凡,帮他捣药;最后真相大白,那位豪华游轮上的绝代佳人崔夫人,其实是云英的姐姐,也是神仙。

裴航娶了云英后,自然也跟着成仙了。

然而,当我们剥开这个故事的神话外壳,还原它的真实面貌时,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发生在唐朝城市手工业小作坊里的低层平民的爱情故事。那几间破旧的茅屋,揭示了所谓神仙的真实身份—城市平民。裴航的爱情视野,首先是盯着贵族“白富美”,崔夫人就是这个贵族的化身。当追求贵族失败后,他又将眼光转向城市小作坊里的姑娘,从而放下身段在小作坊打工,不是追求成仙,而是追求与其能匹配的姻缘。百日捣药的细节,其实是裴航在适应女方的生活工作方式,说白一点,就是融入城市平民的生活圈。

这个故事了不得的地方,就在于不用考状元、得富贵这些情节去为爱情镀金,它真实地展现了唐朝中下层平民婚姻家庭生活的一面。什么是神仙生活?就是靠自己的辛勤耕耘和细心经营,赢得一个平民美眉的芳心,然后平凡而又平安地生活着。

这也说明唐朝人追求幸福的内涵容量是很大的,方式也是多元化的,你中你的状元,我捣我的药粉,你享你的富贵,我乐我的平凡。

此类信息其实在李白的诗歌里也有零碎的反映,诸如“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一个普通的婆婆,给李白做了一碗雕胡饭,把这个傲视王侯的诗仙感激成这样,把对方当成韩信的救命恩人,自己则哽咽涕零,谦逊不敢用餐。

唐朝是美丽的,不只是因为太宗明皇的雄才伟略,也不只是因为李杜的辉煌诗篇与长安洛阳的恢弘气势,还因为有蓝桥云英这样的平民之美。唐朝的美,是多元的。

战无不胜游戏

全民斩仙2变态版

西游记口袋版满vip版

天仙变手游内购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