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蜡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代粮王一声叹息农民为何难从土里取金【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1 16:39:20 阅读: 来源:蜡烛厂家

刘文豹曾经是全国著名的“粮王”,从1984年以来,他共将1.5万亩贫瘠荒地开垦为丰产田,打出粮食400多万公斤,荒地植树近百万棵,成活10多万棵,把不毛之地改造为茵茵绿洲。

1989年,刘文豹作为全国百名售粮模范之一,进中南海受到国务院领导接见。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一代“粮王”,21年矢志不移地种粮,换来的却是两次无奈出走和如今住在一个用两根柱子支撑的10多平方米的危房里。

“为什么种粮就这么难?”刘文豹一声叹息。

两次无奈地中止合同

刘文豹原为湖北省襄北国有农场职工。1984年,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在我国推开后,他在湖北襄阳县古驿镇承包了1070亩土地,创办机械化家庭农场。“为了种好这块地,他不分白天黑夜没命地干。曾经有一次,他连续7天7夜没睡个囫囵觉,等种完农田骑自行车回家时,竟然栽倒在地睡着了。”妻子沙玉荣回忆说。

多年来,他不断尝试机械深翻、秸秆还田等多种措施,最终将千亩荒地变良田。然而,接连几年丰收后,周围的人开始眼红,庄稼时常被人哄抢。“为了保护庄稼,还被人砍伤过,当年,国务院领导同我握手时,我的一个手指还缠着纱布。”刘文豹的手上仍留有伤疤。由于权益难以得到保护,1992年,20年合同还未履行到一半,刘文豹就被迫中途离开,这时他为改造荒地投入的32万元也只收回了一半。

1992年9月,刘文豹来到湖北襄樊市汉江中心岛——鱼梁洲,承包近万亩荒滩。修路、开荒、精耕细作。前6年,他投资了150多万元,使昔日的荒滩变绿洲,粮食亩产由开始的几十公斤提高到了300多公斤。他还以种粮的收入投资兴林、育林,营造用材林2500亩,发展了100多亩果园。正当刘文豹的承包地开始见效时,1998年8月,襄樊市有关部门却把他承包的那片沙洲地的管辖权由涂家巷村转交给新成立的鱼梁洲旅游开发区,并欲废止同刘文豹的土地承包合同。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刘文豹先后到市、省和北京多次上访,后在湖北省人大领导亲自协调下,刘文豹得以继续耕种这片土地。

然而好景不长。鱼梁洲旅游开发区隔三差五地派人前来盘查为刘文豹种地的民工们流动人口暂住证、计划生育证等各种证件,甚至连60岁的民工也得办计划生育证明,民工们受不了这种“待遇”纷纷离开。2001年10月,刘文豹无奈地作出选择:离开鱼梁洲。

拓荒宁夏困难重重

离开鱼梁洲,刘文豹曾把一些农机当作废铁卖掉,想从此甩手不干。然而,忙碌了大半辈子的他,一天不和土地打交道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中国这么大,难道没有我种田的地方?”2001年11月,他携妻带子,开着面包车,风餐露宿,历时两个月,奔波在陕西、宁夏、甘肃、新疆等省区,行程3万多公里,考察了十几个县市,最终选择了宁夏银川市兴庆区月牙湖乡的一片荒沙滩。

冰天雪地里,仅靠着几间简易的平房,搭起一个大帐篷,他就这样建起了自己的家。这里风沙弥漫,满目疮痍。“清明前后风沙特别大,连饭碗里都是沙子,出去一趟回来洗个脸,都疼得不得了。”

刘文豹购置机械,平地、挖沟、挖渠,开始改良土地。可到年底一算账,全家近乎绝望了。种植庄稼生产资料投入近63万元,最后只收入了13万多元,亏了49万多元。更想不到的是,平整一亩地平均要花700多元钱。初战惨败,加上害怕这里的自然条件,跟随刘文豹从湖北来打工的30多个民工差不多一走而光。刘文豹的小儿子刘杰从小坚强,他曾和堂哥一起连续7天7夜将一台联合收割机从湖北开到宁夏。看到失败光景,刘杰哭了:“回湖北要饭也比这里强。”

负气归负气。2003年开春,刘文豹和家人又重整旗鼓。刘文豹介绍:“家里带来的200多万元都已投入到地里。再一次白手干起谈何容易!为了贷款,我像跟屁虫一样找信用社,最后的答复是资金不能贷给我这外来户。”无奈之下,他只好回到襄樊向亲朋好友筹资,并在当地赊化肥、种子价值20多万元,靠借高利贷来维持生产。可这年他仍亏了21万元。

苍天不负有心人。今年,刘文豹开垦的4000亩荒滩地可产稻谷35万公斤、玉米30万公斤、油葵17.5万公斤。除去开支,初步盈利。他告诉记者:“三年来,为开发这4000亩土地,已投资400多万元。如果黄河不出大的问题,预计10年内可以收回这些投资。”

刘文豹的担心并不多余。今年3月,仅几天时间,黄河水就卷走了他开垦好的300多亩土地。为此他耗资26万元,购置石块,筑起了150多米的防洪堤。10月初,当记者正在采访刘文豹时,黄河再次暴涨,“这次至少需要花20万元,拖500车石头,才能抵挡这突如其来的灾害”。

农民为何难从土里取“金”?

曾经与刘文豹一起受到表彰的全国百名“粮王”,有的已经从事其它更赚钱的行业,有的正坐享劳动成果。然而,年过半百的刘文豹却选择了背井离乡,继续垦荒。农业上的大投入让刘文豹一家生活非常拮据。他和妻子仍住在一个10多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房屋年久失修,只好用两根柱子顶着。大儿子刘斌去年从华中农业大学毕业后,放弃在武汉已找好的工作,毅然来到宁夏和父亲一起创业,刘斌兄弟俩睡在一个堆满化肥的小屋里。“因为你们要来采访,快3年了,全家仅我这次花120元新添了两条裤子。”说起一家人的生活,刘文豹颇觉心酸。

“刘文豹是我国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农民创业的一个典型,他所以能坚持种粮,除了对粮食有一种朴素的情感之外,还有一套成功的开发模式:规模化种植、机械化生产、企业化管理、因地制宜、综合治理。”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政研室副主任张存平说。

然而,在我国不断强调重视农业的今天,拥有一套成功开发模式的刘文豹种粮为何如此艰难?“粮王”的境遇发人深省。

张存平说,我国宏观的农业政策鼓励农民种粮,保障粮食安全,也特别需要刘文豹这样的种植大户。但是,如果在具体操作上政府不转变职能、不推进依法行政,在法律环境上规范的土地流转机制不建立,那么,刘文豹的悲剧仍有可能在我国的任何地方发生。

此外,农民创业资金是瓶颈。张存平说,当刘文豹把大量的资金投入农田的时候,由于承包地并不能作为贷款抵押,承担经营风险的银行在没有其他财产做抵押的情况下,就不会把资金贷给他。目前,农民贷款的形式主要是联户担保的小额贷款,而像刘文豹这样的大额贷款十分困难,刘文豹的遭遇可以说是农民贷款难的一个缩影。

农民创业难,在异地创业更难。宁夏农牧厅种植业处副处长赖伟利说,我国的户籍制度仍然没有打破,没有户口,当地的一些如粮食直补、化肥直补、粮种直补、种粮大户农机直补等优惠政策,像刘文豹这样的外来户难以享受。

一些农业专家认为,国家重视农业,鼓励粮食生产,然而由于各地相应的配套政策没有跟上,更缺乏可操作性强的具体扶持措施,即使像刘文豹这样的“粮王”也只能靠自己“单打独斗”,无法获得外界的支持和帮助。因此,全社会迫切需要形成一个真正重视农业、支持粮食生产的氛围,决不能让好政策流于形式、成为空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