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蜡烛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医大师之路曾是赤脚医生靠神鞋发财

发布时间:2021-01-20 05:50:53 阅读: 来源:蜡烛厂家

曾是赤脚医生投师学过西医承包医院科室依靠“神鞋”发财善借媒介扬名

“说什么‘师从祖父名医’,只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张必清的同门师兄介绍说,其父是一位“打油匠”,祖父也只是一位普通农民。上世纪70年代初,张确曾追随过因“文革”被“下放”到乡村的一对医生夫妇学习,但对方都是搞西医的。

秦皇岛中医院的前院长范振域印证,当初考察张必清时并没发现他懂中医。“我能肯定,他的中医知识不可能来自部队。”第三军医大一位军医教材编纂专家告诉北青记者,我国军医系统对于中医体系的纳入是在2000年之后。

寻访其成名发迹路径,此前被宣传为“国宝级中医药大师”的张必清,面目越来越清晰。无论是早年他叫卖的“必青神鞋”,还是后来的“奇经疗法”,隐身其后的都是张氏一脉相承的“掘金术”。

一掷千金的乡村名流

安徽泾县丁家桥镇的村民们提起张必清来,多是一脸崇敬的样子,但又语焉不详。大家听说的是张在外面“发了大财”,看到的是张回乡时县镇两级官员前呼后拥,使用的是张必清捐款援建的学校、大桥和公路,但是少有人能说出他是怎样拥有的这些财富。“有钱不就是贵人吗?农村人都这么想。”后山村高公组的一位村妇这样说。

在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张必清曾表示自己只是担任“奇经堂”的顾问,每月收入约1万元。与此相比,这些年来他在家乡留下的手笔显然要大得多。

沿泾县县城向西南30公里,连接322省道和丁家桥镇的,是一座跨河的“金水大桥”。桥北端有一座“功德碑”,上面镌刻着修建该桥时所有捐赠者的姓名。其中在“本镇在外人员”一栏中,排在首位的即是张必清的名字,随后跟着他的捐款额“捌万捌仟元”--这个数字不仅高于其他个人捐赠,而且比左面一栏“企业捐款”中的任何一家都要多。

这不是丁家桥镇唯一留下“张必清”姓名的地点。在该镇,“泾县丁桥必清中学”的大牌子赫然入目,它的前身是原丁桥初级中学,该校在1997年接受张必清捐资100万元、镇政府投资120万元,进行了改建,之后将“必清”的名字加入到了中学的名字中。与后山村卫生室毗邻的鹿园小学,也接受过张必清的捐赠,校长吴金木表示该校扩建教辅楼时,曾接受过张必清捐资30万元。另外,后山村“村村通”道路修建工程里,也有张必清的1.5万元……

这些年来村民们念着这位丁家桥镇走出的“能人”的好,记忆中都是他十几岁时做乡村医生的青葱岁月。自他18岁当兵离家后,张必清留给这个乡村的便是那些捐资建起的福祉上所负载的名声。直到几日前在电视上看到远在北京那位“在楼上盖房”的“教授”,这才将此人与当地名人张必清联系起来,并且在媒体记者的追问下逐渐搜寻出了更多关于他的记忆。

赤脚医生的中医渊源

张必清生于1955年5月24日,出生地是后山村的前身之一省湾大队。年少的张必清家境清贫,他是家中老大,身后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除了父亲,他一度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

在先后就读于鹿园小学和丁桥初级中学后,张必清成了当地的一名乡村医生--当地人称作“赤脚医生”。不过张必清年少从医的原因,并不像宣传资料中显示的“祖传中医”、“师从祖父当地名医张吉安”。在此前媒体报道中,有村民称“当地没有张吉安这位中医”,有人则称张必清的中医知识“是从一位叫张威武的老先生那里学来的”。说法不一而足。

8月15日,北青记者走访了张必清当年的两位“同门师兄”张必方(化名)和张必松。三名“必”字辈的同族兄弟年轻时曾短暂地师从一位叫做薛传德的西医。

1939年出生的张必方和张必清学医同门、居住同村,对张必清的情况有较多了解。老人解答了外界对于张必清的几点质疑。

其一,张必清是否出身中医世家、师从祖父张吉安?师兄张必方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张必清的父亲叫做张时华,是当地一位“打油匠”(通过油菜籽榨油的一种工匠);祖父其实是一位普通农民。

“至于张吉安,这个人是有的。他又名张元庆,早年读过私塾,后来做过‘乡民代表’,是本地很有名望的一位老中医。”张必方说,“但这个人说到头就是和张必清属于张姓同族,根本扯不上祖父的关系。说什么‘师从祖父名医’,只不过是个幌子罢了。”正在后山村卫生室坐堂的张必方,还特意在处方笺上写下了这位神医的名字--不同于以往报道,老人把这个名字写作“张吉菴”。

其二,张必清年少时有无中医功底?张必方解释说,在上世纪70年代初,他和张必松、张必清曾追随过因“文革”被“下放”到乡村的薛传德、石峰医生夫妇。薛、石夫妇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是西医临床医学专家。目前,薛传德和石峰人在安徽芜湖,分属于安徽皖南医学院弋矶山医院心内科和妇产科,两人曾在《临床医学》、《现代诊断与治疗》等西医学术期刊上发表多篇论文。

“那些‘中医经络’、‘奇经八脉’的学说,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学来的,”张必方说,“我们跟老师学的时候,没学过这种东西。另外一同在县里的‘五七大学’(‘文革’时期用来培训乡村卫生员、医生、兽医的医疗培训机构)上学时也没学过。张必清可能顶多是自己看过两本中医的书吧。”

“他现在已经成了教授啦?”师兄张必方笑道。

靠神鞋发迹的大人物

在秦皇岛,张必清成为一个响亮的名字是在上世纪90年代,当时的他曾一度被视为一个能在政商两界“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他在秦皇岛的出名并不是因其“医术”,也不是因为开发区医院院长的头衔,而是一件在那个时代著名的商品“必青神鞋”。

张必清在部队时期的一位“战友”,如今已是秦皇岛一家大饭店的老板,他证实了范振域的回忆。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战友”比张必清早三年转业,在张必清退出中医院分院科室的承包时,已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下海潮”中捞得了第一桶金。

“1988年时张必清很落魄,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曾提到他在安徽老家做过一种鞋,可以强身健体,他觉得是个商机。”这位“战友”说,“我当时也觉得这个点子不错,或许可以挣钱。但是张必清以开发这个鞋为由跟我借钱,我那时却没借给他。”

“之后张必清回了一趟安徽,具体回去多久我不知道。再在秦皇岛看见他的时候是在酒桌上,他不但带来了自己说的那种鞋,而且那桌上还坐着几个‘领导’。”

当上开发区医院的院长兼书记后,张必清并没有像他这位“战友”预料的那样马上铺开他的“卖鞋产业”,而是先在开发区医院附近搞起了“不动产”,先后上档次的饭店、宾馆、洗浴中心等开始落户医院周边。两年后的1992年,秦皇岛从广播到报纸上已到处都是吹嘘“必青神鞋”的内容。

关于“必青神鞋”有没有那么神?据张必方介绍,上世纪90年代“必青神鞋”大卖的时候,丁家桥镇的很多熟人都被拉进张必清的销售网络帮忙,而这“神鞋”在当地反而没什么销路。张必方趁一次去上海出差的机会买了一双“必青神鞋”,本着研究的精神将鞋拆开想一探究竟。在打开后,他发现这种“神鞋”的鞋底放置了几片磁铁,还有几小盒被“熬制得很浓缩的食醋”。“这醋可能就有点儿活血祛风的功效。”张必方说。

张必清的另一个师兄张必松目前在镇上“江南药店”坐堂,他在研究过这名师弟的“神鞋”后也表示,这东西充其量就是个无功无过的保健品,治不了病。

但媒体确有关于“必青神鞋”的用户出现负面效果的报道。《华商报》在2000年2月的一篇报道显示,咸阳市某位村民为了给父亲治疗糖尿病,在当地的“必青神鞋”专柜花460元买了一双。结果其父穿上该鞋两天后,左脚心出现水泡,左下肢发青并丧失感觉,体温开始升高。当时在西安市经营“必青神鞋”的左姓负责人说,该村民生命垂危是多年糖尿病引起的并发症,可能属于产品使用不当。

废土行动安卓版

欢乐中彩票

逍遥春秋安卓版

为谁而炼金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