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蜡烛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艺术中年帅爸爸[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22:29 阅读: 来源:蜡烛厂家

家里就两个男人,我和王英俊。我们相互吹捧,我叫他大帅哥,他叫我小帅哥,简称大帅和小帅。

王英俊的名字虽然土点儿,但人,是真的英俊。每天,王英俊骑着破自行车接送我上下学时,都有若干女人行注目礼,就连那个长了苦瓜脸的女老师,一看见他,都笑得像朵花。我拿王英俊开涮,大帅,你有没有万箭穿心的感觉?他挠着脑袋,问我什么意思。我说,那么多女人朝你放丘比特之箭,你就没觉得疼?

虽然王英俊认为我智商不一般,但遗憾的是,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怎么样。这个问题,直接原因是我不用功,间接原因是王英俊对我放任自流。别的家长都是一手拿胡萝卜,一手提大棒,恩威并施让孩子学习,但王英俊不那样。有事没事王英俊就招呼我,小帅,想去哪儿?我说,去肯德基。他说,好。我说,去动物园。他说,好。我的提议只要不是太过分,他都说好。假期里别的孩子都在家长的安排下,像赶场一样,忙着参加培训班,什么奥数班、英语班,各种各样的班,多得让人眼花缭乱。王英俊问我想参加什么班,我说,我想放风筝。王英俊笑了,说,本帅也有此意。

只有一次,王英俊没跟我商量,就去给我报了周末的美术班。因为我平时喜欢信手涂鸦,王英俊便认为我喜欢画画,并认定我有艺术细胞,不学画就是暴殄天物。为了不辜负王英俊的一片苦心,我乖乖地去上课。可是,我想画风筝,老师偏偏让大家画鸡蛋,这让我很不痛快,心不在焉地,就把鸡蛋画扁了。老师抽出我的大作,说,这位同学,你画的哪里是鸡蛋,分明是鸡蛋饼嘛!我看着他手里那厚厚的一沓纸,幽默了一把。我说,你把我的作业放在下面,鸡蛋当然会被压成饼了。

在美术班混了半年,我就烦了。我跟王英俊说,我快升初中了,学习压力大,不学算了。王英俊拍了我一巴掌,说,你小子想得长远,才上小学二年级,就考虑升初中了。

我不学画了,那个培训班的老师却依旧来找王英俊。原来,他看上了王英俊的好身材,想推荐他到美院做人体模特。尽管那老师说,那是高雅艺术,绝无亵渎之意,报酬按小时付很可观,可王英俊,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连声说,不行,不行,光着身子让别人画,那以后还怎么做人。我在一旁不怀好意地挑唆他,去试试嘛,干嘛跟钱过不去。王英俊生了气,狠狠地瞪我,小子,记住了,做人要硬气,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

高二那年,因为听说考艺术专业文化课分数低,不用再没头没脑地做数学题背英语单词,我决定重新开始学画。把这个决定告诉王英俊时,他火了。他说,人家上高中都拼命学习,你倒好,整天琢磨旁门左道,就算你考不上重点,怎么也得考个普通大学吧。

当年,因为家里穷,王英俊只读了个中专,他一直都有大学情结。但情结是他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说,反正,我就是要画画。王英俊说,七岁那年你上美术班,学出什么名堂来了吗?我说,那时我的艺术细胞在冬眠,现在它们苏醒了。然后,为了证明重拾画笔还来得及,我一口气列举了齐白石、高更、凡高等大师,他们都是年近三十才开始习画。我说,但凡大家,都是大器晚成。王英俊依然不买账。最后,我使出撒手锏威胁他:大帅,为了避免你把一个艺术家扼杀在摇篮里,我决定辍学打工,自己挣钱去学画。王英俊瞪圆了眼睛,巴掌抬得很高,然后“啪”的一声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他妥协了。

开始,我师从本校的一个美术老师,但感觉他水平很有限。恰好这时,一位颇有名气的美院教授在校外办班。据说,那教授得过大奖,是艺考的出题人之一,很多人为了考上美院,不惜花大价钱去上他办的班。我也想去,可是,我没钱。确切地说,是王英俊没钱。王英俊是一所中学的体育老师,收入微薄,两万多块钱,他一下子拿不出来。

我没料到美术老师会拿了我的画去给那个教授看,更没想到,那教授因为欣赏我的画而免了我的学费。我激动得差点跳起来。教授说,好好学,别辜负了你父亲。我这才想起,要是王英俊知道这事儿,不定有多高兴。可是,当我一路飞奔回家,把好消息告诉王英俊时,他倒挺沉得住气,教育我说天分高也得努力,那只是个起跑线,并不是胜利的终点。我扳住他的胳膊说,大帅放心,我一定会跑到胜利的终点。

一上课,我就发现,很多同学的功底都比我好。艺术无捷径,为了能脱颖而出,我只能比他们更刻苦。那一年,除了学文化课,业余时间我几乎都用在了画画上。我的热情感染了王英俊,没事时,他也会捧着画册看,尤其喜欢看人体素描,兴致来了,还会在镜子前摆pose臭美。有时也会问我,小帅,我的体型没走样吧?我冲他竖大拇指,王英俊就满意地笑。这个40岁的老男人,把体型看得比命都重要。我说他自恋,他大言不惭地说,长得帅又不是我的错。

第二年,我如愿以偿考上了美院,专业是室内设计。我放弃当画家了,一来没那个潜质,二来我想早点挣钱,王英俊老了,我得养着他。王英俊当然不服老,他把拳头一握,说,看这肌肉,哪点不像小伙子。可是,等我从他的鬓角拔下一根白头发,他就蔫了。

因为学画,我成了艺术青年,王英俊沾了我的光,成了艺术中年。只要有画展,我们就去看。那次,是美院教授的一次集体画展,我和王英俊转来转去,在一副裸体画像前,同时愣住。那个男人,眉眼俊朗,身材健美,握拳屈膝,简直就是东方的大卫。作品很美很有震撼力,看得我眼睛发涩。王英俊反应过来,拉起我就走,故作轻松地说,那模特跟我长得太像,侵权,侵权。可是,他的手心里有汗,我知道他很紧张。

那幅画像,就是王英俊的。其实,他到美院做模特的事,我早就知道。一年前,因为教授太严厉,我顶撞了他,他一下就火了,吼道,看看你这自负的小样儿,还真以为我看上了你的画啊,要不是你爸来求我,主动要做我的模特,我能收你吗?又说,知道你爸作了多少思想斗争吗?知道他多么辛苦吗?40岁的人了,像个木偶似的,一个姿势就要摆上三个小时……

那是我和王英俊之间的秘密,他不说,我便永不提起。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