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蜡烛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泉庄里神仙局[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1:18 阅读: 来源:蜡烛厂家

1. 300万的金刀要抽奖

雪城外有一座金刀峰,金刀峰上有一座断崖,三面凌空,跟主峰仅由一座小桥相连。断崖上有座温泉山庄,名叫“金刀温泉”。传说当年努尔哈赤统一各部后在此横刀立马,一刀斩破石头,竟从石头缝里喷出一股热流来,峰与温泉都因此而得名。

传说再动听,但当年泡温泉却不怎么流行,据说此前老板把山庄交给大女儿经营,弄得差点关张,他一气之下将大女儿逐出家门。好在小儿子是个经营奇才,才让温泉山庄起死回生,一路发展,成为了如今的热门旅游景点。此时正有一行四人慕名前往山庄,只可惜道路崎岖,人车皆不可通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马。

四人是在一个驴友论坛里认识的。此行队里有两个女生,叫陆双的那个比较娇气,一听说要骑马,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两个男生李龙和郑鹏程好说歹说才把她劝上马。叫程爽的姑娘倒是挺能吃苦,一路冒雪而行,半句抱怨也没有。不过也是,这次出行还是由她牵头组织的。一行人跋涉许久,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老板李可早就恭候多时了。他就是故事里的小儿子,只是看上去瘦弱清秀,还留着条洋气的小辫,半点看不出“经营奇才”的样子。一行四人交钱办了入住手续,正准备进房,李可突然叫道:“等一等,还有事情没有办完。”

鄭鹏程打趣问道:“还有什么事,难道差你钱了?”

李可却笑道:“不是差我钱,而是我要给你们送钱。”

原来今年正值金刀温泉10周年大庆,温泉山庄面向来消费的顾客搞了一次大抽奖。大奖便是此店的镇店之宝——传说中努尔哈赤的佩刀。

李可给了每人两个小球,让大家各自写上同样的数字编号,一个放进抽奖箱里,一个留在手上。等到奖开出的那日,便能凭借手里的小球领奖。

弄完之后,程爽又问道:“谁抽奖?要是你这老板抽,抽给自己人,我可信不过。”

李可却拍胸脯保证:“你不信我金刀温泉山庄可以,难道还不信我李氏旅游集团?抽奖当天,著名旅行家王斌先生会亲临现场担任抽奖嘉宾。你就放心吧。”李氏集团全国排名第三,以诚信闻名,金刀温泉正是其名下产业。王斌也是业内响当当的人物,程爽便没再说什么。

一行四人又把目光落在了大厅橱窗里的那把刀上。陆双不以为意说道:“不就一把破刀嘛,也不知真的假的,能值几个钱?”

李龙却正色道:“那斩温泉的传说或许有假,但这刀山庄开业时请专家验过,如假包换的真货。”

“是啊,去年有寻宝节目估过价,至少得300万。”程爽也补充道。

众人面面相觑,都为这天价的刀倒抽了一口凉气。郑鹏程开玩笑道:“这300万要是能归我就好了。”陆双更是没心没肺:“300万,让我拿刀杀人都行啊。”

这话说得有点过头,众人心里一寒,也都打着哈哈掩饰了过去。

四人都是冲着温泉来的,所以天一黑,几人就迫不及待冲进了池子里。这里的温泉倒真是名不虚传,面积很大,还设有很多独立的“单间”,单间外花木掩映,既美观又增添了私密性。

一夜无话。但第二天一大早,同行的三人发现程爽不见了。

郑鹏程有些紧张地问道:“你们最后谁见着她了?”

陆双回忆道:“刚刚我早起泡温泉,还跟她打过招呼的。”

此事惊动了李可,他发动山庄里的工作人员帮着一起找,结果发现山庄里的其他宾客都在,唯独程爽不见踪影。

为保险起见,大家还是看了山庄门口的监控,并未发现程爽的痕迹。几人心里都打起了鼓,于是有人提议去四周找一下。

三人加上李可一共四骑,分两个方向去找程爽。虽然天色已亮,但雪仍很大,郑鹏程和陆双一组,约莫艰难地跑出了10多里地,才在地上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两人急忙下马奔过去,发现正是披着件浴衣的程爽,但此刻的她胸前已经中刀,断气了。

郑鹏程还算比较冷静的,他提出了疑问:监控里并没有拍到程爽离开的影像,她又是怎么来这里的呢?

2.抽中了陆双

第二天,当地警局便派人赶到了这里。郑鹏程原本是跑政法线的记者,在业界也很有些关系,于是便寻了个熟人,跟此次领队的警官王田搭上了线。王田检查了现场,调查了监控,又下令检查山庄并对游客录口供。虽然原则上所有房间所有游客都不放过,但职业敏感很强的郑鹏程一眼就看出来了,调查的重点明显是放在了他们三人身上。

“王警官,把嫌疑集中在我们身上是不是太过武断了?” 郑鹏程质疑道。

王田上下扫了一眼这个年轻人,颇有些不耐烦地说:“有话直接讲。”

郑鹏程道出了心中所思:“现在有两大疑问:第一,我们是在10里外找到程爽的,按今天的天气状况,骑马来回都得一个小时。可据陆双所说,程爽早上还泡过温泉,失踪也就是一小时左右的事,找她的时候我们三个都在,没有人有犯案时间。”

王田回答道:“你的意思是说,犯人是别的游客啰?”

“我只是说事实而已。”郑鹏程又解释道:“还有一点,进出山庄的唯一道路就是那座小桥,根据监控显示,入夜后,根本没人从小桥处经过。”

王田也紧皱眉头,按照正常推理,那肯定有其他通道。他环顾四周,除了那座窄桥,其余三面都是悬崖,下面便是深涧,又哪里来的路呢?

王田不想被一个后辈弄得下不来台,便说:“凡事必有解释,我就不信这案子是个‘神仙局’。”

警察介入后,山庄的不少日常事务便中断了。但这天,抽奖嘉宾王斌却到了,声称一定得按时抽奖。李氏集团在政商两界都颇有影响力,王田也不敢不卖这个面子,只得同意。

因为发生了命案,抽奖仪式一切从简,不过为了郑重其事,李可和王斌还是选了两个德高望重的客人作现场公正。王斌伸手进入奖箱,搅了半天,才从里边拿出一个球来:

“36号,谁是36号?”

所有的游客都聚集起来,大厅里挤满了人。这时,郑鹏程身旁却发出一阵大喊:“中了,是我中了!”

中奖的居然是陆双,那可是300万,在场的游客都又羡慕又嫉妒地望着她。狂喜之下,程爽之死所带来的阴霾似乎也稍稍驱散了一点。

也许是察觉到郑鹏程的情绪有些不对,王田问了句:“怎么了?”

郑鹏程回答:“说不上来,就觉得这300万不应该属于她。”

“不属于她,难道属于你吗?”王田笑道:“我看你是嫉妒吧。”

郑鹏程曾听程爽说起过她的幸运数字是36号,但他转念一想,这并不能说明程爽当时就写了这个号码。此时,他看到陆双手里的那个小球,很快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东西。

没想到,郑鹏程接下来的行动和王田不谋而合。在程爽房间看到郑鹏程的时候,王田倒是带着几分欣赏的眼光,对待郑鹏程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他们要找的也是一个白色小球,跟樟脑丸差不多大,是在程爽床下的角落里发现的。起初郑鹏程以为那就是个夏天剩下的樟脑丸,只不过后来想想,觉得其他房间都没有,唯独在程爽房间里有,一定有些蹊跷。王田也正有这想法,拿了小球让人带回去检验了。

果然很快就出了结果,这个小球表面上有残留的氯仿,此前应该涂有迷药。

“迷药?”听了王田的话,陆双一惊。

王田继续说道:“是啊。这类迷药经过特殊处理,这么冷的天在室温下不会挥发,但如果房间里有暖空调就很容易挥发,我怀疑有人故意迷晕了程爽。”停了一阵,王田又问:“你们几人中有谁了解药物吗?”

郑鹏程愣住了,他们四人之中确实有一个医生。

3.谁都摘不清

王田与郑鹏程马不停蹄赶到李龙房间,并敲响房门。见久久无人应门,两人便从窗户往外一看,有一个人在纵马狂奔,正是李龙。

郑鹏程顾不上多想,也跑下楼骑上一匹马追了上去。他骑术要高过李龙,但李龙早出发很多,费尽气力,还是只能看到他的马尾巴。

郑鹏程手中一凉,刚好摸到马鞍旁边的马鞭。他用尽全身力气一掷,正好抽到了李龙坐骑的屁股上。那马长嘶一声,前蹄扬起,一下就把李龙摔了下来。

李龙本来就是個胆小怕事的,被捕之后再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地把事情都交代了。

原来早在四人第一次碰面讨论出行计划时,他就垂涎起了程爽的美色,出行前他特地制作了迷药小丸,晚上顺着门缝滚进了程爽的房间,欲行不轨。

据李龙交代,他刚用万能钥匙套开门,就听到隐约有脚步声接近,所以他连迷药小丸都顾不上回收就逃跑了。

后来他知道程爽死了,担心被牵连,也有过逃跑的想法,只是当时奖还未开,心存侥幸的他不舍得离开,便多留了一天。今天见大奖与自己无缘,便着急开溜。

王田并不信他,说:“你倒摘得干净,我看你是迷奸未遂,杀人灭口。”

李龙连忙辩称,自己在程爽失踪的那段时间,一直和今天担任公证员的一名客人在活动室下棋,半步都没离开过。

王田找来那位游客验证,果然如此。他皱眉挥手道:“就算你没杀人也起了歹心,不能完全洗脱嫌疑,先关进看守所再行查问。”

李龙一听要进班房,吓得连忙讨饶,还说有重要情况没说,能不能戴罪立功?说话间,李龙掏出了一个小玩意儿,正是抽奖所用的小球。

郑鹏程不解其意,李龙解释道:“这可不是我的。我昨天无意中看到陆双把这球扔到山涧下,没想到却被风吹了回来。她没注意,可我瞧见了,就捡了回来。”

郑鹏程一看,球上写着23,是陆双的字迹无疑。他见过陆双写字,她习惯把2字写得像Z字。这证明他先前的猜测没有错,36号球肯定是程爽的。但是还是那个问题,陆双又怎么知道程爽一定会中奖呢?

他与王田交换了一下意见,决定去找陆双本人。

刚好陆双正在大厅,吵着要提前拿到宝刀:“反正是我中奖了,早拿迟拿都一样。”

王田出声打断她的话:“你还不能拿。”

陆双生气地说:“为什么?”

王田反问:“那个36号球真的是你的吗?”

一句话就让陆双哑口无言了。

陆双一开始还不承认,但架不住王田的逼问,她终于放弃,交代道:“36号的确是程爽的。我们刚来的那天傍晚,我跟程爽去酒吧,她喝醉后说漏嘴,说她有个办法,确保自己一定可以中奖……”300万的诱惑太大,陆双当晚就摸到了程爽的房间,想把小球换出来。她也没想到自己的运气那么好,刚好看到李龙弄开了房门。她弄出声响吓跑了李龙后,便顺利偷走了程爽的小球。

王田眯着眼看她:“也或许是你偷东西被撞破,起意杀人。”

陆双忙解释:“不是我!我不是说了吗?那天早上泡温泉时还跟程爽打过招呼,她离开后我还一直在泡,哪有时间杀人?”

王田反驳道:“可是关于泡温泉这件事,至今都只是你一个人的说辞,并没有人可以给你作证,焉知你不是撒谎。”

陆双吓得面色都白了。倒是一旁的郑鹏程突然提出了他的疑问:程爽对于自己能中奖这件事为何这么有信心?抽奖箱里那么多球,她要怎样做才能蒙混过关呢?

这件事,负责抽奖的王斌兴许知道。王斌也很坦诚,说道:“温泉山庄虽然名义上是抽奖,但毕竟是300万的东西,其实暗地里早就安插了自己人做‘内线’。”他本来欠李氏集团的李老板一个人情,不惜押上自己的名声帮忙,但见如今出了人命案子,也只好说出实情。

惊讶于堂堂李氏集团居然真的会弄虚作假,王田和郑鹏程面面相觑。双方简要交换了信息,当王斌得知陆双是个冒领者,真正中奖者已经被谋杀后,十分惊讶,他主动提出要见一见死者。想着也许会对案件的推进有帮助,两人便答应了。没想到的是,王斌见到程爽的尸体后,居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连说:“居然是她!难怪,难怪。”

王田见状,忙问道:“她是谁?”

很快,两人从王斌口中得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答案:程爽正是李氏集团原来的大小姐。“虽然这张脸整过容,但若仔细分辨,还是能找到过去的痕迹。”王斌补充道。

郑鹏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那个在故事里因经营不善差点导致山庄关张从而被父亲扫地出门的大小姐,其实一直在自己身边。那么她组织这场四人行的目的,就令人浮想联翩了。

王斌接着说:“我与她父亲李老板一直有来往,见过她的次数也不少。对于当年那件事,我一直觉得很遗憾,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个很聪慧的女孩子。而且她从小性子就倔,不肯服输……果然,还是对当年的事记恨在心啊。”

郑鹏程又问他刚才为何要说“难怪,难怪”。王斌苦笑着解释道:“其实作弊的方法很简单,内线投入的球是特制的磁性球,而我抽奖时戴的手表上刚好有块磁铁,只要把手伸进抽奖箱,特制的球就会被吸引过来。这个方法正是当年的李家大小姐、如今的程爽提出的。她一定是暗中调换了小球,用磁性更强的球造成了我的失误。”

王田在一旁问:“那依你之见,谁有可能杀人?”

没想到王斌听到这个问题后,突然神色惊恐,道:“不是谁,是鬼火!那夜我看到了鬼火,一定是鬼火勾走了她的魂!”

4.所谓神仙局

程爽居然与李氏集团和金刀温泉有旧,案情越发复杂了。王田直觉这桩案件与当年李家大小姐被逐出家门一事有关,便追问知情人王斌,谁知王斌却望了望门口,示意不好多说。

站在门口的人正是李可,他无所谓地摆摆手:“没什么不好说的,我也没想到程爽居然就是姐姐。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有愧于她。”

原来,李老板虽然膝下无子,但收养了不少孩子。孩子们长大后,便让他们独自经营李氏名下的产业,成功者留下,失败者赶走。因为孩子们都是分开养大的,彼此间并没有什么感情,所以互相竞争起来毫不留情面。

见案子之中还有这样一段秘辛,王田便用话语诱导李可入局:“难道你不怕你姐姐这次回来,是想夺走你的东西?”

李可却丝毫不显慌张:“义父从小就将这种弱肉强食的观念灌输给我们,当年那场比试,说是你死我亡也不过分。如果她率先成功,那么今天无家可归的人就是我,可最后证明是她技不如人,也怨不得别人。所以东西原本就是我的,才不怕她来抢。”

见李可并未有半点心虚的样子,郑鹏程又一次陷入沉思:莫非是有人不希望程爽得到宝刀,所以杀了她?

王田不解:“可这把刀终归是要抽出去的,程爽拿到还是其他游客拿到难道不一样吗?”

郑鹏程心想,也许程爽有某种不能获得宝刀的理由吧。

案情转了个圈,牵出了李龙、陆双、王斌和李可,却仍不知道真凶是谁。王田也长叹了一口气:“亏我之前还夸下海口,没想到这件案子居然真的越来越像神仙局了。”

郑鹏程问道:“你一直说神仙局神仙局,究竟什么是神仙局?”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王田对这个肯动脑筋的小跟班印象不错,也肯愿意与他分享一些经验。他解释说:“神仙局是我们业内的说法,说是案件中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变数,从而变成了神仙也无法预判的局面。”

两人边走边说,郑鹏程听得入神,没注意脚下一绊,差点摔了一跤。原来是那天追李龙时扔出的马鞭,现在倒插在地上,已经被冻成了一根冰棍。

王田说到专业领域,一下子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起来。他说起民国时候的一个案件:有个富翁在家摆酒,他本人酒量很好,却不知那次为何喝得酩酊大醉,更可怕的是,原本应该回房休息的他,第二天还被发现死在了三姨太的房里。后来巡捕房的人调查发现,原来有个丫环想趁他喝醉自荐枕席上位,在酒里加了麻药,所以富翁才那么容易醉。而三姨太想去富翁房里偷银票逃走,知道丫环计划后将计就计,换了房间上的门牌名,这才导致富翁走错房间。

“这个案子也是一样。如果只是凶手一人出手,事情怕是没那么复杂,但李龙插了一杠子,陆双插了一杠子,王斌也插了一杠子,才让案情像缸墨水一般,浑浊不清。”

郑鹏程还沉浸在刚才的故事里没有出来,他好奇地问道:“究竟是谁杀了富翁?”王田笑了笑:“等你帮我破了这个案子,我自然会告诉你。”

“听你这话,好像已经有了头绪。”郑鹏程追问道。

“还差一口气,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凶手很快就要浮出水面了。”王田点了支烟,留下郑鹏程一人呆呆站在雪地里。

山莊所在的断崖,除了那座小桥联通了外面,其余三面都是悬崖,悬崖下就是山涧,冬季涧水都成了冰。此时,冰面上却奇怪地散落了些木条、树枝和纸板之类的垃圾。

当天入夜后,有个穿着怪异的人拿着一个大塑料袋在收集地上的垃圾。数日以来未见山里有这样的清洁工人,那么这个人趁着夜深人静出来收集垃圾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只见那人正专心致志地忙碌着,一束强光突然对准他的脸照了过去。王田从灯光源头出来向他走去:“还想着毁灭证据?呵,你做事果然小心谨慎。”

神秘人装傻,用刻意压低的嗓音说:“我不懂你的意思。”

王田突然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往山庄所在的断崖走去。也许是这个笑容刺激到了神秘人,他眸光一动,跟上了王田的步伐。奇怪的是,王田并未走向那唯一的通道,而是去了相反方向,他拨开积雪的树丛,里面居然是一座桥。

“仿造你的手法建的,还不错吧?”

这是一座凭空出现的冰桥,冰层里裹着两根长木条,中间搭着枯树枝和废纸板。以这些东西为骨架,没想到竟“冻”出了一条结实的路。

“说起来还要多亏你留在雪地里的那条马鞭,它提醒了我一件事,那就是……这里什么东西都冻得快。”王田把头转向另一边,郑鹏程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用木条搭在两岸,中间添上东西冻成桥,原本是当地老人的出行小窍门。只是年久失传,很多人都不记得了。可没想到这古老的办法,还是被某些有心人利用起来了。你说是吗?李老板。”

说到此处,神秘人取下了脸上的口罩,口罩下的,正是李可似笑非笑的一张脸。

5.没有破不了的局

“你当时就是搭了这样一座冰桥,偷偷带着尸体离开了山庄,所以门口的监控才没拍到。而王斌所谓的‘鬼火’,正是你烧毁冰桥时发出的火光。”

“也许我的确会搭‘冰桥’,但你还忘了一件事,陆双当天早上还遇到程爽泡温泉,而从那时起我一直都在,根本没有杀人移尸的时间。这你又该如何解释?”李可看着王田,语气虽还不肯退让,可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王田冷冷一笑:“那是真的程爽吗?”言毕,他一个步子上前,飞快扯掉了李可小辫上的束带。大风一吹,李可如女人一般的长发飘散开来。

“我跟陆双聊过了,她当时在温泉的‘单间’里,只是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穿着程爽浴衣的长发背影,所谓聊过,也只是简单地‘嗯'’啊‘了几句,根本不能说明什么。这么巧,你身形清瘦,头发又长,啧啧,看背影还真有几分像女孩子。”

原来,当天晚上李可就完成了杀人移尸,白天又见到陆双清晨起来泡温泉,他灵机一动,趁着没人挂了块暂停使用的牌子,扮作程爽在陆双面前晃了几眼,造成她还活着的假象,混淆了案发的时间。

李可被逼到绝境,仍是强自分辩道:“我现在有了山庄,至少值3个亿,程爽要300万,给她就是了,我干嘛要杀她?”

谁知王田却是一哂:“300万可以给,但这把刀却万万不能给。” 一旁的郑鹏程终于恍然大悟,难不成……

“这把刀是假的。”王田道出了郑鹏程心中所想。

尽管李可口口声声说当年是程爽“技不如人”,但其实那时候他能经营成功,挤走程爽,靠的并不是所谓“才能”,而是暗地里变卖了祖传宝刀,获得了资金以渡过难关。因此,如今放在这里的所谓宝刀,其实是一把赝品。

李可原打算找内线里应外合,造出宝刀被某古董商抽奖抽走的假象,接着再将这赝品处理掉。但没想到他的这个姐姐却始终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甚至可能已经对当年李可使用的手段产生了怀疑,因此又改头换面杀了回来。一旦她证明这把刀是假,必定会向义父告状,挤走李可,一雪当年之耻。

李可如今深受义父器重,将来极有可能接手整个李氏集团的经营权,程爽的出现无疑是他继承之路上的绊脚石,他必须除掉她。

……

这个案件告一段落,可郑鹏程还有一事记挂于心,他叫住王田,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富翁究竟怎么死的了吧?”

王田回答道:“后來巡捕一路排查,查到了富翁的邻居家,没想到那个邻居居然是三姨太的情夫。事发当天他色心大动,想去三姨太房里偷情,没想到却遇上了富翁。他以为奸情被撞破,慌乱之下才错手杀人。”

郑鹏程听完不由感叹道:“意外中的意外,果然是神仙局啊。”

没想到王田却摇摇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神仙局,如果不是丫环下药,三姨太调换门牌,就不会发生命案。同理,如果不是王斌作弊,就不会给程爽截胡的机会,李可也就不会动杀心;不是李龙下迷药,李可就不会得到下手机会;不是陆双换小球,就不会混淆视听。说到底所谓神仙局,就是所有人的阴暗面混在一起的畸形产物。再说了,富翁案也好,这案子也好,最后不是都被破了吗?”

郑鹏程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