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蜡烛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后羿射日的神话是怎么演变来的真的能同时出现很多太阳吗

发布时间:2020-02-26 16:54:53 阅读: 来源:蜡烛厂家

“后羿射日”的神话是怎么演变来的?真的能同时出现很多太阳吗?

大家好,这里是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后羿射日”的神话来源,欢迎关注哦。

一、射日神话

“后羿射日”的神话传说几乎家喻户晓,但历史上有两个叫“羿”的人物未必人人知道:一个是帝尧时期的“大羿”,一个是夏太康时期的“后羿”。

1.先说“大羿”:

传说蚩尤被杀之后,东方各部落方国又陷于长期的内战之中,烽火连天,民不聊生。大羿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临危受命,担负起统一东方各部族的历史使命。《山海经·海内经》记载:“帝俊赐羿彤弓素缯,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今本《山海经》不见大羿射日的故事,但古本中有记载。唐人成玄英《山海经·秋水》疏引《山海经》云: “羿射九日,落为沃焦”。这里的九日应当为“九黎”或多个部落方国的代名词。宋代的《锦绣万花谷》前集卷一引《山海经》云:“尧时十日并出,尧使羿射十日,落沃焦”,说明古本《山海经》中有大羿射日的故事,但在后来失落了。

以《山海经》为蓝本,《淮南子·本经训》将大羿射日的故事做了总结:“逮至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希于桑林。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

据史料记载,大羿统一了东方各部落方国,组成了一个强大的国家。由于该国家为众多崇拜太阳的部落方国所组成,在《山海经》中被称为"十日国"。十日国的地望位于东海之滨的山东省日照市南部(见“《山海经·海外东经》地望考证”一文)。现在的国家级历史文物保护单位尧王城遗址就是十日国的都城。大羿和她的妻子死后就葬在尧王城遗址南侧的天台山上,当地人称之为大羿陵。现为此地成为日照汤谷太阳文化源旅游风景区的一部分,景区内还有太阳石、太阳神陵、老母庙、老祖像、日晷等许多太阳崇拜的遗迹。

2.接下来说“后羿”:

后羿生活在夏代前期,他所在的有穷部落早在帝喾以前就祖祖辈辈做着“射正”这一官职。帝喾仍然让有穷氏执掌射正,并赐给红色的弓和白色的箭,封地于鉏(chú)地,从虞到夏一直没有改变。

后羿身高臂长,力大无比,拜吉甫为师,学到一身射箭的好本领,使有穷部落的优良传统得以发扬光大。当时夏王“启”的儿子“太康”耽于游乐田猎,不理朝政,被后羿所逐,立太康之弟仲康为夏王,而实权操纵于后羿之手。然而后羿也不是一个好领袖,他自恃善射,淫于田猎,不修民事,且亲小人远贤臣,结果被寒浞(zhuó)杀死在桃林,并烹其肉,让他的儿子吃。其子不忍吃,死于穷门。善射、好猎、好战在那个年代本无可厚非,但若过度就会走向反面。后羿得国失国的寓意即在于此。

好在后羿在民间还有一个较为美好的结局,说他是“嫦娥”的丈夫。后羿在的时候,天上有十个太阳,烧得草木、庄稼枯焦,后羿为了救百姓,一连射下九个太阳,从此地上气候适宜,万物得以生长。他又射杀了猛兽毒蛇,为民除害。民间因而奉他为“箭神”。

3.“射日”有无可能?

天上会出现十个太阳?人能凭弓箭射落太阳?以现代物理学标准评判,这无疑是些愚蠢的问题,但若从文学、史学角度看,“射日”不但可能,且很必要!

先说天上有没有可能出现10个太阳?然也!

据《哈尔滨日报》(记者 杨明)报道:2001年12月15日上午,哈市市区及双城等地天空出现“三个太阳”的奇特景象,一时间引得市民争相观看。据观赏效果较佳的双城市目击者秦国介绍:上午9时许,西南方天空的太阳两侧各出现一个小太阳,一左一右,极为对称,且真太阳上方还倒悬一弧形七色彩虹。约11时左右,小太阳的亮度达到顶峰,看起来最为清晰。此后逐渐暗淡,到中午12时基本消失。市天文馆专家在市区也目睹了这一奇观。据他们介绍,上午这一幕在天文学中被称作“双挂耳”,更为特殊时天空会出现4个太阳,而且全部为假日,真太阳反而看不到。但无论哪种,都是因为大气中水汽密度高,且分布不匀,太阳在水汽中折射产生的“太阳海市蜃楼”,较为少见。

对于这种“多日并出”现象,其他地区也多有记载:

1933年8月24日上午9时45分,在我国四川峨眉山的上空,出现一种奇异的景象,在太阳的左边和右边,各有一个太阳,人们惊奇不已;

1934年1月22日和23日的古城西安,早晨9时以前人们看到太阳周围出现无限日晕,光线灿烂,构形奇特。过了9时,天空竟有3个太阳并排高悬,直到下午5时许才慢慢消失;

1965年5月7日下午4时25分和6月2日晨6时,在南京浦口盘城集的上空,接连两次出现三个太阳并出景观;

1981年4 月18日8 点半,我国海南岛东方县板桥的居民,突然看到天空中间同时出现了五个红艳艳的太阳,三个在东,两个在西,从地面上看去,它们之间相隔百米,中间有一条绚丽多彩的光圈相连结。在这五个太阳中以东西居中的那个最为明亮,其余的均略暗淡。这一奇景一直到10时左右才慢慢地消失;

2007年11月14日下午3时许,同样是在哈尔滨,许多市民惊奇发现,天空中出现了两个“太阳”,在正常的太阳南侧,还有一个暗一些的“太阳”在云中光芒四射。

既然可能出现2个、3个、5个太阳,凭什么就不能出现10个太阳?又因为这种现象极为罕见,古人觉得神奇乃至恐怖,于是奔走相告,代代相传。因此说,天上出现10个太阳的传说颇为可信。

人有无可能射落太阳?否也!

说大羿或羿射落9个太阳,一方面是因为大羿或羿善射,又是部落首领,人们自然会异化之、神话之。天上的10个太阳只存在了很短时间,最后只剩下1个,这大概是让我们伟大而善射的领袖给射落的吧!不是大概,根本就是!一传十,十传百,估计这事就这么传开了,并且让人深信不疑。21世纪的今天,东北亚某一国家的子民深深爱戴他们的三代领袖,从小接受的教育更使他们坚定不移地认为,他们的“将军”能用一把步枪将敌人的飞机给打下来;时下的抗战神剧中也不乏“手撕鬼子”、手榴弹炸飞机的桥段,都与大羿射日有异曲同工之妙。

还有一点必须说明,大羿射日的美好传说很可能是一种隐喻或映射,意即政出多头,百姓不知所措,因此需要有人站出来剪除佞妄,归于正统。因此可以将射日的传说理解为“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的滥觞。《淮南子·本经训》中的“十日并出”,“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皆为民害,是否可以理解为诸般豪强轮番压榨百姓呢?尧派出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希于桑林”的记载,解读为在某地消灭了某个部落,于是万民皆喜,会显得更为顺理成章。

让我们再看看广州“羊城”的传说,似乎能印证以上猜测:

据当地人传说,周夷王八年(公元前887年),广州曾一度出现连年灾荒,田野荒芜,农业失收,民人不得温饱。一天,南海的天空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并出现五朵彩色祥云,上有五位仙人,身穿五色彩衣,分别骑着不同毛色的山羊,羊口衔着一茎六出的优良稻穗,降临楚庭。仙人把稻穗给了广州人,并祝愿此处永无饥荒。祝罢仙人腾空飞逝,五只仙羊化为石头留在广州山坡。从此,广州便成了岭南最富庶的地方。这就是广州有“五羊城”、“羊城”、“穗城”名称的由来。

二、齐人善射

无论是“大羿”还是“后羿”,都反映出好战好猎是东夷人的时尚,骁勇善射为齐人的传统。

“夷”之称谓,大约产生于夏代,是与华夏区别而对称的,是一种泛称,指以王畿之地为中心,以一定的距离为半径,依次向外画圆,从而形成不同的环形区域。夷人就是生活在距离中心较远的某一层次区域内的人,并没有东南西北的定位,如古人说“天子失官,学在四夷”(《左传·昭公十七年》)“莅中国而抚四夷”(《 孟子·梁惠王上》)。将南蛮、北荻、西戎、东夷同列并举最早始于《礼记·王制》,其中明确地说:“东方曰夷”。东夷拥有很多部落,被称为九夷,极言其多。其中土著居民东夷人的后裔中有一支以玄鸟为图腾的部族入居中原,取代夏朝,建立了商朝,商人即为夷人。

东夷人在狩猎活动中发明了弓箭。《说文》云:“古者牟夷初作矢”,段注:“牟夷作矢,挥作弓”。“夷”字即大与弓的合写,可见东夷人发明了弓箭并且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因此说东夷人好猎善射是有根据的。《说文通训定声》中说,“夷,东方之人也,从大持弓之意,大,人也。”大羿和后羿都是神射手,东夷人的这种风尚对后来的齐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请欣赏《诗经·齐风·猗嗟》,猗(yi),美好、盛大的样子。

生来多美貌啊!

身材高又高啊,

漂亮宽额角啊。

美目向人瞟啊,

舞步多巧妙啊,

射艺真正好啊!

长的多精神啊!

美目如水清啊,

准备已完成啊。

打把一天整啊,

箭箭射的准啊,

不愧我外甥啊!

美貌令人赞啊!

秀眉扬俊眼啊,

舞有节奏感啊。

箭箭都射穿啊,

连中一个点啊,

有力抗外患啊!

听,这是东夷人对尚武善射的英俊男子的由衷赞美,充满了阳刚之气,满满都是正能量!后来的齐国人继承了这种优良传统,齐人普遍能征善战,勇武难当。

姜齐的创始人姜子牙就是位能征善战的奇人,先后辅佐文王、武王二帝东突西荡、北伐南征,建立起宏伟的西周大业。桓管时期,“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苏秦称之为“齐之强,天下莫能当”。即便在齐国即将灭亡的时刻,尚有勇武善战的田单仅以五百只火牛成功复国,更有不贪恋高官厚禄以身殉国的“田横五百士”。

隋唐时期的秦琼以勇猛彪悍著称,在秦王李世民帐下历次征战,每战必先,常于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因青年时期历次作战负伤太多,晚年的秦琼疾病缠身,常对人说:“少长戎马,所经二百余阵,屡中重创。计吾前后出血亦数斛矣,安得不病乎?”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秦琼去世,追赠徐州都督,陪葬昭陵。贞观十三年(公元639年),秦琼翼国公改封为护国公。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秦琼与长孙无忌等人被图形凌烟阁,封为唐开国二十四功臣之一。

《水浒传》中的花荣为梁山108将之一,有“百步穿杨”的功夫,在梁山泊英雄中排行第九,为马军八虎骑兼先锋使之首。他原是清风寨副知寨,使一杆银枪,一张弓射遍天下无敌手,生得一双俊目,齿白唇红,眉飞入鬓,细腰乍臂,银盔银甲,善骑烈马,能开硬弓,被比作西汉“飞将军”李广,人称“小李广”。还有双拳打猛虎、单臂擒方腊的武松,手持两把大斧有万夫不当之勇的李逵等等。这些小说中的英雄豪杰,想必在齐鲁大地上都能找到鲜活的人物原型吧?

三、“五射”与“ 五御”。

姜子牙因功首封于齐,自然会将周朝的礼制带到齐国来。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只不过做了一些变通和校正,“因其俗,简其礼”嘛。既然要因俗而教,想必齐人善射勇武之风会得以保存和发扬。而始于公元前1046年的周朝贵族教育体系,则要求掌握包括射箭和驾车在内的六种基本才能:礼、乐、射、御、书、数。据此推测,姜子牙封齐之后,以射箭、驾车为代表的西周军事教育在齐地能自然地落地生根,茁壮成长。

《周礼·保氏》记载:“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 这就是所说的“通五经贯六艺”的“六艺射”。对于射箭,有五重标准,足见要求之高,分别是:白矢、参连、剡(yǎn)注、襄尺、井仪。白矢,箭穿靶子,露着镞白,透着寒光,表明发矢准确而有力;参连,前放一矢,后三矢连续而去,矢矢相属,若连珠之相衔;剡注,谓矢行之疾,贯物而过;襄尺,臣与君射,臣与君并立,让君一尺而退;井仪,唐代经学家贾公彦注疏:“井仪者,四矢贯侯,如井之容仪也。”侯,指箭靶,四只箭都射中箭靶,而且要成“井”字形状,象征西周的井田制、分封制。

同样,对于驾驭马车的技术——御,也有五种标准:鸣和鸾、逐水曲 、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周礼·地官·保氏》:“乃教之六艺……四曰五驭。”郑玄注: “五驭: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鸾鸟即传说中的凤凰,谓行车平稳,车上的铃铛碰撞和缓有序,发出悦耳的声音,犹如鸾鸣;车随曲岸疾驰而不坠水;经过天子的表位有礼仪;过通道而驱驰自如;之所以要“逐禽左”,是因为西周的战车上一般有三人,左人持弓,右人持矛,中间人驾车,将禽兽赶到左边以利于箭射,是出于实战的考虑。

那么,对于西周的射御之术,在齐鲁大地上推广地如何呢?在笔者看来,应该是广泛普及推广,乃至有提升与飞跃。

为什么这样说呢?

与姜子牙一同分封到齐鲁大地上的还有一位,他是周武王的兄弟周公旦,但因周成王年幼需要摄政辅佐,只能派他的儿子伯禽到鲁国赴任。伯禽到鲁国后全盘照搬西周的文教礼乐,即所谓的“变其俗,革其礼”,据此推测,六艺教育在鲁国应该开展地如火如荼。孔夫子非常崇拜周公旦,认为天下最好的政治莫过于恢复到西周的大同社会,由此可见,对于西周的六艺,孔子应该是精通的,不然,也没法教育那三千多学生。《论语》中也曾记载:“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躟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因此,“射”不但是一种体育活动,更是一种修身养性培养君子风度的方法。孔子周游来到齐国,跟齐景公谈得很投缘,说礼仪、讲治国、谈音乐,娓娓道来,侃侃而谈,却唯独没有提到射和御。这其中首要的原因是孔子主张以德治国,反对武力杀伐争霸。另外一个原因会不会是:自古骁勇善射的齐国人对于射箭之术早已走在了六国的前列了呢?

再来看御。御的内容就是驾驶,但是无论在现代和古代,御都包含交通工具的“驾驶学”和管理学领域的“驾驭学”。齐国人不但驾驶技术出众,而且已经由“术”而“道”,总结出一套驾车竞赛的规则和克敌制胜的法宝。著名的“田忌赛马”就说明,驾驭之术不仅仅是一种斗勇,更是一种斗智,包含对某一问题在运筹学、驾驭学、领导学方面的综合最优化。

中国古代的“射艺”,从最初的“断竹、续竹、飞土、逐宍(肉)”,发展到后来的射箭和弹弓,再到春秋时期的弩。由于射箭在军事和狩猎活动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在历史上更受人们的重视。唐代武则天设立了武举制度,规定了九项选拔和考核人才的标准,其中有五项是射箭,包括长跺、马射、步射、平射还有筒射等等。清朝康熙年间,山东长山县(今周村、邹平)出过一位响当当的武状元——王应统,曾受命随康熙大帝一同剿灭葛尔丹,可谓战功卓著。如今的“射”艺,其实应该综容古今,既包含现代的手枪、步枪、等实弹射击运动,也应该包括古代的射箭和弹弓、射弩等,以利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创新。

哈尔滨理工大学学报

汽车与运动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学报

相关阅读